您现在的位置:香港开奖结果2021 > 教育科研 > 教育动态 > 正文内容

“奥姆真理教”东京沙林恐袭案幸存者执导反邪教纪录片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1-04-26 浏览次数:

   当阪原淳(左)问谁应为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恐袭案后遗症负责时,曾在“奥姆真理教”负责公共关系的荒木浩(HiroshiAraki,右)陷入沉默这部有关“救赎”的纪录片将镜头对准了一个人——此人所创立的教会1995年曾企图杀害包括这位导演在内的许多人。 导演阪原淳(AtsushiSakahara),现年54岁。 26年前的那天早上,在人潮拥挤的地铁高峰时期,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恐袭案爆发,他死里逃生。

   这次恐怖袭击给他造成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及其他问题。 事件发生后,他开始着手影片拍摄,最终完成了这部纪录片——《我与邪教教主》。

   该片已于今年3月开播。

   1995年3月20日上午,阪原淳(当时为一名普通公司职工),在六本木站上车,坐上了东京地铁日比谷线第一节车厢。 突然,他发现一名男性乘客瘫倒在靠近车门的座位上,脚底下的报纸渗透出透明液体。

   几乎是同一时间,阪原的眼神开始涣散,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随后,他转移到了隔壁车厢。 当他下车的时候,他的眼前越来越黑,沙林毒气使其瞳孔开始收缩。 最初靠近车门的那位乘客已经死了,阪原前往隔壁车厢的举动救了自己一命。

   这场由“奥姆真理教”信徒发起的攻击袭击了日比谷线、千代田线和丸之内线在内的5条地铁线,目的是让日本首都东京陷入混乱。 这些毒气经由报纸包裹的被戳破的塑料袋里泄露出来,造成14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 阪原淳谈拍摄《我和邪教教主》恐袭案发生后,阪原开始深刻反思自己的人生。 他辞职去美国以圆自己拍摄电影的梦想,并学会了写剧本、拍摄短片。 但在追梦过程中,阪原深受创伤后应激障碍和失眠困扰,这些都是那次沙林毒气袭击案后遗症。

   2013年,他在飞机上突然失去知觉,并损伤了髋部。

   他不知道这次意外是不是受沙林毒气的影响,但他突然意识到:“没人能预知自己什么时候会死。

   ”因此他开始拍摄只有他本人才能制作的电影。 作为“奥姆真理教”恐袭案的幸存者,他决定将该邪教作为拍摄内容。

   2014年,他向“奥姆真理教”衍生组织“阿莱夫”提出请求,希望该教能派员参演他的纪录片。 协商一年后,“阿莱夫”终于同意,允许其拍摄曾经负责“奥姆真理教”公共关系的荒木浩。 阪原和荒木恰巧都来自大阪,覆盖了京东和神户港的部分地区,并毕业于同一所大学。 纪录片中,阪原和荒木在返回老家途中,同框出镜。

   在这9天的旅途中,阪原希望得知荒木的真实想法。

   荒木回忆起了照顾他外婆的经历,是家庭变故使他加入了“奥姆真理教”。

   但是,他依然崇拜“奥姆真理教”创始人松本智津夫(后改名麻原彰晃)。 2018年,13名该教骨干成员被执行死刑。 其中10人直接或间接参与了地铁毒气恐袭案,包括这场集体大屠杀的幕后主脑麻原彰晃本人。

   14名遇难者中,既有乘客,也有地铁工作人员,年龄从21到92岁不等。

   但他们并不是该教的唯一受害者,“奥姆真理教”1994年就曾在长野县松本市释放过沙林毒气,造成8人死亡,遇难者包括反对“奥姆真理教”的律师一家等。

   据日本公安厅调查,“奥姆真理教”有三个衍生组织:其中“阿莱夫”约有1500名成员,“光之轮”约有30名成员。

   这些组织分布在15个县、31处场所活动。

   纪录片中,阪原披露了“奥姆真理教”是如何影响了他的个人生活。

   他在地铁恐袭案之后,遇到了他的妻子。 婚礼举行之前,妻子告诉他,自己高中时曾和朋友参加过“奥姆真理教”组织的一个研讨会,她的朋友加入了该教,并负责一处教会的社区生活。 阪原想告诉更多的人有关毒气袭击案的详情,他的妻子却不理解,后来他们因此离了婚。 纪录片中,阪原给荒木看了一张前妻的照片。 阪原说:“我认为像她这样的人比‘阿莱夫’的成员还要痛苦,他们很孤独。

   ”该片的日语名由日语“AGANAI”开头,意为“救赎”,指的是阪原希望救赎邪教对受害者和社会所犯的罪孽,也希望自己重新获得幸福,得到救赎。 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影片编辑制作过程花费了整整5年之久。 阪原说:“任何人,在特定场景下都会受到诱惑而加入邪教。 为什么信徒们在邪教实施了这么可怕的行动之后依然坚持信仰?”他补充说:“通过荒木的故事,我希望观众们能有所触动,发现自己与之休戚相关。

   ”1995年3月20日,受到沙林毒气袭击的受伤乘客被送到东京地铁站外救护车上该片披露了幸存者们的身心健康至今仍受到沙林毒气的影响。 政府部门并未对幸存者的健康状况做后续调查,也没有人具体了解多少人的身心健康依然饱受折磨。

   非营利性组织“复原支持中心”(RecoverySupportCenter)每年跟踪研究沙林毒气幸存者的健康状况。

   在283名接受问卷调查的幸存者中,有半数以上称自己的眼睛易疲劳,有超过25%的人认为他们容易情绪低落或睡眠不好。 日本中央政府曾为幸存者和死难者亲属发放现金补贴,但并没有就后续医疗提供持续性资金支持。

   中村有志(YujiNakamura)是一名律师,也是“奥姆真理教”幸存者支持组织的副主席。 该组织一直从“奥姆真理教”的继任组织收取赔偿金。

   他指出政府有必要做后续调查,认为政府应当支付医疗费,就像为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幸存者所做的那样。 原文网址:。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